『 』の勇者一_一

请看一下介绍💦
叫我鸢鸣就好了!是个破画画的和写文的。
在持续更新自家AU中。大概会不停开新坑。同人图是收的!
喜欢用纯小写和纯大写。
喜欢推自己孩子们!
*他们是我的孩子,无论怎样我都爱他们。
ask征集中!
入的坑很多,cp基本是杂食
还有...还有希望不要取关(小声bb)
周一到周五在监狱不一定更新(是基本不会更...)
(但是有的时候突然有脑洞了就会突然更新)
欢迎扩列,企鹅号1600257556(记得写清是LOFTER来的哦,本人安全意识比较强,不说不加的,还有有的车车发不上来就放相册了,密码all fell。相册我相信你一眼就能看到)
这个懒的要死的勇者就在这里谢谢关注了我的大家了

【原创】竹马不是用来骑的

可能是心血来潮的更新。(听说原创没人看)

有车。

bl注意

——————————————

“我叫孟云寒,男,17岁,高二。现在正在和自己的青梅竹马同居中。按理来讲我们只是普通的关系来的......”

“阿镇...能从我身上下来吗...”身形并不很高大的男孩压着另一个男孩,在这样的对比下,身下的男孩显得娇小。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啊!

事情要追溯到三个小时以前。

“庆祝我们搬家成功!干杯!”

两个男孩碰了下杯。

“哈!”稍为矮小的男孩拍了下大腿“干了一天终于搬完了!”

“对啊,累死了!”高一点的男孩轻轻摇晃着杯。

“阿镇你提出要出来住还真是惊到我了呢。”

“那帮室友不在一起住也好。”崔镇猛喝了一口。

“一群傻*!”

“反正我也不想在那呆了,还有个人跟我一起分担房租,挺好。”孟云寒把杯放下“我去上个厕所哈。”

最近,孟云寒有点便秘。他没有想到,出来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哎呀,最近有点便秘...”孟云寒愣住了“淦!你怎么倒下了啊!”

崔镇身边有两个易拉罐,似乎其中一个还剩一点。

“没骗我吧...酒精含量只有9%啊...”

孟云寒费力的把崔镇抬到床上,崔镇睡得很熟。

“哈啊——我也去睡下吧...很困啊。”孟云寒回到自己床上睡着了。

结果,睡醒了就看到崔镇趴在自己身上,喘着粗气。

“阿镇...能从我身上下来吗...”

孟云寒试图挣脱,但是论力气,他根本比不过崔镇。他现在在默默地祈祷,千万别发生他脑子里想的那种事情。

“云寒...云寒...哈啊...”崔镇逼近了孟云寒的脸。

“唔——”

那是一个很深的吻,让孟云寒猝不及防。

舌尖的黏丝带了一丝色气。

“你丫要干嘛?!告诉你,竹马可不是用来骑的!”

崔镇哪管孟云寒愿不愿意,现在的他可没什么自觉。


点我看激情骑马/


是迟来的万圣贺图。
和我镜子里的兄弟一起拍照,结果这个傻帽穿了个圣诞节的衣服出来hhhhhhhh。
其实...还挺好看的。

『undertale』那之后

写完这篇以后就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上老福特了。
我要专心练画技了(醒醒,你是个文手
这次就来个我流爽文吧!
大概很短。
*OOC注意
————————————————
今天天气很好,地上就是不错呢!
*你感到很舒畅,今天是来到地上3周年纪念日。
*你想去找朋友们聊聊天。
*你想念toriel的肉桂糖果派,papyrus的意面,sans的冷笑话,...
*你很久很久都没去找过他们了,你感觉有点愧疚。
toriel离你家很远,莫不如说所有怪物住的都很远。他们住在一间公寓,很大。在郊区,一个大森林深处。因为怪物们没有地上的钱,所以就只能住在政府给盖的这个公寓里,好在这个公寓真的很大。
山路很难走,也没办法开车上来。山上还有一些小野兽。
不过你体力和身手都很好,这些都不是问题。
*你带了一些食物,一会和大家分享。
*你还带了一些花来装点asgore的花园。这些花很漂亮,是你精心培育的。
到了中午,终于到了公寓。
哦,是骨兄弟在门口站着。sans还是那么懒,一动也不动的睡觉。
papyrus咧着嘴笑,你给了他一朵花。他开心的接过去了。
*你说你去看toriel了。
papyrus没有说话,欣赏着那朵花,sans还在睡觉。
*你想papyrus大概马上就要生气了吧。
你看到提米在花园里和其他小怪玩。大家都很让着提米,无论他怎么折腾,都没有人生气,大家心情都很好呢!
你丢了一朵花给提米,他开心的叼住了。
*真可爱,你这么想着。
你打开公寓大门,看到undye在运动。
*你把花插在花瓶里,向她问好。
但是她没有回应你,应该是专心的时候不想被人打扰吧。
*真想知道undye穿常服的样子啊。
*你想mettaton大概演出去了吧,毕竟mettaton是大明星啊!
*你想toriel和asgore应该在楼上。
你开心的上了楼,他们真的在楼上。
收音机里放着优美的音乐,toriel在做肉桂糖果派,asgore在打理花瓶里的花朵。
*你看到muffet在房梁上和她的同胞们结网。
*你本来想阻止她们,但是这毕竟是种族需求,所以你没有阻止。
你把花束和吃的放到桌子上,想要去拍拍toriel的肩膀,吓吓她。
“你在干嘛?”
*你说你在见朋友。
“你真的觉得‘那些'是你的朋友?”
*你坚定的点了点头
“你真的认为他们还活着=)”















201X年10月
这是警官第二次在郊区的这所破楼里见到这个女孩。
第一次是三年前,在这座山的山顶把她带回社会中时,她就来过这里。
这栋楼有个大门,按理来讲是很气派的,不过经过时间的腐蚀已经残破不堪了。
门口有个系着红色围巾的稻草人,手里拿着一朵毛茛。
边上有块石头,有点大。在上面勉强能认出类似sa¤?的字迹。
破败的花园,里面有只灰色,哦不,是白色的小猫,很脏。嘴里叼着一根蓝色的花,在灰尘里打滚。
楼内一层有个骑士盔甲模型,对门而立。
二层有两只山羊标本,穿着粗制滥造的衣服,有一台即将报废的收音机,吱吱呀呀的唱着没人能听懂的音乐。房梁上满是蜘蛛,还有他们的网。
“这姑娘看样是彻底不行了。”警官惋惜的说到“当年把她从山顶带回来的时候就有点不正常,这看样的彻底崩溃了啊。”
一旁的助手看着眼前蹲在地上楠楠自语的女孩“还带了这么好的吃的来的。”助手扒拉了一下桌子上的篮子。
“不许碰它!那是给朋友们吃的!”
“哎呦,小姑娘哎。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哪来的朋友啊!”
“你骗人!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也觉得他们死了...可他们就在这里啊!就在这里站着。”女孩痛苦的跪下了“都在这...站着呢...一个都...没死...”
抽泣声,嚎啕声在楼里回荡。
女孩被送到精神病院了。
几天后,听说女孩逃出来了,在跟来的警卫人员的眼前顺着伊伯特山山顶的洞跳下去了。没人再知道她的事情。
听说她跳下去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
“我回来了,让大家久等了。”据说她跳下去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又回到了当初捡到她的地方啊。”警官看着报纸上的铅字,惋惜的叹了口气“那么好的孩子啊...到底在那下面经历了什么呢?”
.
.
.
*你很快乐,朋友们就在你身边。你们永远都不会离开彼此了。

————————————————
大概就是屠杀以后的frisk后悔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reset不了了,不得不承受着后悔的情感,然后崩溃了。
这个福只打过一次,只打过屠杀线。
莫种意义上算是大团圆的好结局了吧...

error的日常

是nightmare的奇妙想法的那条时间线。
在nightmare的奇妙想法以后发生的事。
私设邪骨团的排位,nightmare是老大,error被大家默认老二,其他三个基本是同级。
直男error,接触恐惧好点了,直男ink,喜欢捉弄人。
这俩的直男还不是死直男的那种,那方面也懂点。(毕竟老穿AU,遇到点奇怪的东西也不可避免嘛)
就只打主要人物的tag了。
*OOC
let's goooo!
————————————————
“最近,AU摧毁者error很老实。
听说了摧毁AU实际上是创造AU,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偶尔找邪骨子们来打打牌,平时就在家钻研各种居家技巧。过着孤独的养老生活。
完。”
“谁让你来我这的?还有那一大段话是啥啊?”error放下正在看的书。
“这不是怕我们大家的好朋友error无聊,来陪你说说话嘛。”ink坐到error的沙发上。
“谁tm是你好朋友,滚!”error嫌弃的从沙发上下来,坐到地上。
“我现在无聊的一批,要不你去毁灭几个AU让我制裁制裁你吧。”ink趴在error的沙发上。
“我不去摧毁AU的原因你也不是不知道,别打扰我看书,赶紧滚!”error重新打开书,一页一页的翻着。
“哎你看什么书呢?”
“《肥皂剧之下》小说版的。”error头也不抬。
“你真的很喜欢那个AU哎。借我本看看。”ink来了兴趣。
“不借。”
非常干脆利落。
“我自己去拿了哈!”
更加干脆利落。
“我让你拿了吗?!臭不要脸的!”error拉住ink的长围巾。
“哎呦我去!”ink没能站住,摔倒了。
“woc!疼疼疼!你坐我身上了!”
“还不是你拉我!”
“从我身上下去!!!”
“yooooo——error兄弟。我来借本漫画看看!”
然而fresh却看到了保持着尴尬姿势的error和ink。
“emmmm,打扰了?祝你们...幸福?”fresh拍了张照以后光速离开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ink和error一起喊了出来。
结果因为ink转身冲的太猛,error又一直抓着ink的围巾,两个人的位置倒过来了,变成了更尴尬的姿势。
“fresh!你别走!”
“woc!ink你别跑,我还拽着你围巾!”
“woc!磕到头了,疼疼疼...”
“谁tm叫你跑...的...wo...woc...”
“error!接我牌用用...”一条腿刚刚踏进空间的murder愣住了“heh,看来是我来的时机不对啊。”
“喂你那让人火大的态度是怎么回事?!搞得好像特有经验似的!啊!不对!你误会了啊!不是那样的...”
murder已经走了。
error和ink的身后传来了快门声,但他们谁都没注意到。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ink很长时间里都没有来找error。
那之后error经常收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像什么鸡汤啦,孕妇装啦,孕妇指南啦,甚至还有女装。虽然每回送来的鸡汤error都会喝(毕竟白得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别的东西他就堆到角落,他在等那些东西在堆多一点就烧掉。
时不时还有些匿名信送过来。上面写的基本意思其实差不多,什么注意安全,还有什么早生贵子,还有祝你们幸福。
error有点崩溃,他觉得差不多该去找找这些东西的源头了。
某天早上,error收到了一个包装的相当精美的盒子,上面写着超豪华巧克力。error毫不犹豫的打开了,里面是他和ink的本子。
“fuckkkkk!!!”error把那个本子丢到地上使劲踩。
“喂error!”ink极度慌张的拿着一本书跑过来了。
“ink你个混蛋!这玩意是不是你弄的!”error拿起来那个破破烂烂的本子向ink吼道。
“哎?!我也收到了啊!”ink举起他拿着的那本,封面不一样,不过可以确定也是本子,主角也是error和ink。
两人冷静下来了,坐在地上,面前摆着那两个本子。
“我这几天出去弄AU的那些事了,回来就看到有个超精美的盒子在地上摆着,上面写着精制72色颜料。结果打开就是这个了。”ink前后翻转着本子“要不,打开看...”
“别!想都别想!我死都不会看的!”
十分钟后。
“哎,咱这两本感觉不是一个人画的啊。”error一脸嫌弃的翻着自己手上那本破破烂烂的本子,顺便瞟一眼ink的。
“嗯,攻受也不一样呢。”ink看的相当认真“这个画风我有点眼熟...”
“真的假的,那不就能知道是哪个混蛋给咱们画的了。”error把本子一摔,躺在地上“那你想着,我先睡会,一大早上整这事,害得我都没法睡回笼觉,知道我昨晚是几点睡的吗...”
“嗷!!我知道了!”ink拍了下error的腿。
“靠!你知道拍我干嘛?!”error一下子坐起来“等等,所以到底是谁啊?”
“之前和fresh一起去派对,里面有个画画相当不错的人,画风就是这样的!”ink抓起error的那本,仔细的翻着“你这个的画风我也见过,当时的派对上有很多画的不错的人,我甚至还留了电话。”
“等下,在给那些人打电话前,我觉得应该把fresh给找过来问问,那天不也见到他了吗?我这的那些诡异的礼物应该也是他送的。”
“礼物?”
error一指角落的那座小山。
“嗷,你也够惨的了。”ink找着什么“我手机没拿,我回去拿手机了哈。”
“那我去把fresh那混蛋揪过来。”error把手指弄的咔吧咔吧响。
过了小半天,ink回到了error的空间。
“喂!error!罪魁祸首就是fresh......看来你已经给他应有的教训了啊。”
映入ink眼中的是被绑起来的fresh,衣服皱皱的,有的地方已经破了,嘴角有口水印,眼角有泪痕眼睛被包的严严实实。
“我解气了,你来吗?”error长舒一口气。
“你...对他做了什么?”ink有点慌,表情有点诡异。
“去fell那顺了点让精神错乱的药,灌进他嘴里而已。”error托了下下巴“据说会让他看到他最害怕的事情。眼睛堵上是怕他暴走啦,那个绑眼睛的布可是用我自己的线织的!”error表现的有点自豪。
“你也够惨的了。”ink看了眼fresh。
fresh没有回应,他晕过去了。
“但是有一点我很奇怪啊...”
“咋了,事情不都解决了吗?”
“fresh说他只送过这两本本子,那么那堆东西是谁送来的呢?”
就在这时,murder,killer抱着一堆母婴书还有一锅鸡汤过来了。
“murder,你说我们每天送这些母婴的东西给error干嘛啊?”
“当然是让他在嫂子(ink)面前表现表现,等他哪天发现了,必须得让他好好谢谢我们啊!”murder一脸自豪。
“需要我帮帮你吗?”
“啊!好啊,谢了。”murder面前的母婴书少了一部分,他能看到面前了。
“ink什么时候是你们嫂子了?嗯?”error一脸黑线(看不出来啦)把母婴书往地上一扔。
“别再瞒我们了,我们都知道了。”murder把母婴书往地上一放。
“‘我们’,还有谁知道了?”ink这会也走了过来。
“大家都知道了,我在群里说的。我们都等着喝你喜酒嘞!”murder脸上更自豪了。
“对啊,我们还等着看小宝宝呢!”killer一脸喜悦“毁灭者上了守护者,这是邪骨团的胜利啊哈哈哈!嫂子你不会生气吧?毕竟已经是我们的嫂子了是吧哈哈。”
killer非常精准的踩了雷。
ink笑着喝了一整管红色颜料,
“等着明天有人给你们收尸吧!”
ink举起毛笔,眼睛变成了红色靶状,那红色红的发黑。
“附议!”
error扯出线来,空间里囤积的线也开始抖动。
“死吧!!!”
TO BE CONTINUE→

【胜出】下属啵上司嘴?完全ojbk!

成英设定,下属咔和上司久。交往设定。
*短小的一批
*严重OOC
ok?
let's go!!
————————————————————
因为一系列事情,爆豪胜己在建立自己的英雄事务所之前在绿谷出久的事务所干过一段时间。
某天,午休中的绿谷出久正趴在桌上睡觉。
“deku!deku!”
他被这样的声音吵醒,声音的主人他是知道的,但他不想起来。
“小胜,在让我睡会,现在是午休哎...”
说着,绿谷出久睡得更熟了。过了一会,他感受到了一点颠簸。
“嗯?小胜?”绿谷出久这下是真的醒过来了“小胜你怎么把我抱起来了!!你要把我弄到哪去啊!!”
“哎!小胜你说话啊!”
“闭嘴,deku!你要是想把别人都吵醒的话就接着叫。”爆豪胜己有点不耐烦了。
然后他们就安静的到了厕所隔间里。
“你到底要干嘛啊?!”拥挤的隔间实在伸展不开,所以绿谷出久坐在了马桶上。
爆豪胜己一口亲在了绿谷出久嘴上。这是个非常深沉的吻。让绿谷出久有点喘不过气来。
“哈啊——小胜你这是...”
“交往那么久了,碰都不让碰一下,你这混蛋...”爆豪胜己把头扭过去。
“那...小胜要是这么说的话。”绿谷出久陷入了沉思“那你现在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爆豪胜己脑内一根叫做理智的线断掉了。
——————————
据当时事务所内的目击人之一坂本说,
“我中午被人偶的声音吵醒,发现爆心地抱着人偶。我觉得奇怪就跟了过去。看到他们进了厕所隔间,然后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据另一个目击人渡江说,
“我当时在上厕所,听到了人偶的声音,随后听到了爆心地的声音在隔壁响起来。然后听到了一些‘小胜你干嘛脱我裤子’‘闭嘴deku’‘小胜轻点’之类的话语。”

绝对置顶的ask楼

简而言之,现在还没有填完的坑,全部以ask形式来填了。
可以ask那些系列里出现过的人物,也可以ask我和我的孩子们。
会以画画还有写文的方式回复(主要画)
说真的,用ask砸死我吧!
以上↑

很好
解屏驳回
那就qq相册见了
我qq可以在简介看到

我想哭啊!
IE的那个α与Ω的恋爱二三事被屏蔽了啊
暴风哭泣
好不容易码完了5555
就等解屏了
要是解不了...
就只能qq相册见了555

运动会啊啊!天气超好der

前一段时间捏的人,打算在这里挑一个当新孩子。不过有点挑不出来。来个投票吧(哎嘿)得票最高的就将成为我的新孩子。